10.0

2022-08-31发布:

因果报

精彩内容:

這是一個淫人妻女,妻女淫人,轉輾果報的故事。

元朝有個大家子弟,姓鐵名融,先祖爲繡衣禦史,娶妻狄氏,姿容美豔名冠一城。

那處風俗,貴宅大戶,爭把美色相誇,一家娶得個美婦,只恐怕別人不知道,倒要各處去賣弄張揚,出外遊耍,與人看見。

每每花朝月夕,仕女喧鬧,稠人廣衆,埃肩擦背,目挑心招,恬然不以爲意。

臨晚歸家,途間品評,某家第一,某家第二,說到好處,喧嘩谑浪,彼此稱羨,也不管他丈夫聽得不聽得,就是丈夫聽得了,也道是別人贊他妻美,心中暗自得意。

便有兩句取笑了他,總是不在心上的。

鐵生既娶了美妻,巴不得領了他各處去搖擺,每到之處,見了的無不啧啧稱賞。

那與鐵生相識的,調笑他,誇美他自不必說,只是那些不曾識面的,一見了狄氏,問知是鐵生妻子,便來相知,把言語來撩撥,酒食來捧哄,道他是有緣有福之人,大家來奉承他。

所以鐵生出門,不消帶得一文錢在身邊,自有這一班人請他去飲酒吃肉,常得醉飽而歸,滿城內外入沒一個不認得他,沒一個不懷一點不良之心,打點勾搭他妻子。

是鐵生是個大戶人家,又且做人有些性氣剛狠,沒個因由,不敢輕惹得他,只好乾咽唾沫,眼裏口裏討些便宜罷了。

古人兩句說得好:謾藏誨盜,冶容誨淫。

狄氏如此美豔,當此風俗,怎容他清清白自過世?自然生出事體來。

又道是“無巧不成話”,其時同裏有個人,姓胡名經,有妻門氏也生得十分嬌麗,雖比狄氏略差些兒,也真得是上等姿色,若沒有狄氏在面前,無人再賽得過了。

這個胡經亦是個風月浪蕩的人,雖有了這樣好美色,還道是讓狄氏這一分,好生心裏不甘伏。

誰知鐵生見了門氏也羨慕他,思量一網打盡,兩美俱備,方稱心願。

因而兩人互有欺心,彼此交厚,共識結納,意思便把妻子大家一用,也是情願的。

鐵生性直,胡生性狡,鐵生在胡生面前,時常露出要勾上他妻子的意思來。

胡生將計就計,把說話曲意投在鐵生懷裏,再無措拒。

鐵生道是胡生好說話,可以圖謀,不知胡生正要乘此機會營勾狄氏,卻不漏一些破綻出來。

鐵生對狄氏道:“外人都道你是第一美色,據我所見,胡生之妻也不下于你,怎生得設個法兒到一到手?人生一世,兩美俱爲我得,死也甘心。”

狄氏道:“你與胡生恁地相好,把話實對他說不得?”

鐵生道:“我也曾微露其意,他也不以爲怪。卻是怎好直話得出?必是你替我做個牽頭,才弄得成。只怕你要吃醋撚酸。”

狄氏道:“我從來沒有妒的,可以幫襯處,無不幫襯,卻有一件,女人的買賣,各自門各自戶,如何能到惹得他?除非你與胡生內外通家,出妻見子彼此無忌,時常引他到我家裏來,方好找機會,弄你上手。”

鐵生道:“賢妻之言甚是有理。”

從此愈加結識胡生,時時引到家裏吃酒,連他妻子請將過來,叫狄氏陪著,外邊廣接名妓狎客調笑戲耍,一來要奉承胡生喜歡,二來要引動門氏情性。

宴樂時節,狄氏引門氏在裏面簾內向外窺看,看見外邊淫狎調情事,無所不爲,隨你石娃、木美人也要動火。

兩生心裏各懷著一點不良之心,多多賣弄情俏,打點打動女佳人。

誰知裏邊看的女人,先動火了一個,你道是誰?

原來門氏雖然同在那裏窺看,到底是做客人的,帶些拘束,不象狄氏自家屋裏,恣性瞧看,惹起春心。

那胡生比鐵生,不但容貌勝他,只是風流身分,溫柔性格,在行氣質,遠過鐵生。

狄氏反看上了,時時在簾內面露春情,越加用意支持窺看,毫無倦色。

鐵生道是有妻內助,心裏快活,那裏曉得就中之意?

鐵生酒後對胡生道:“你我各得美妻,又且兩入相好至極,可謂難得。”

胡生謙遜道:“拙妻陋質,怎能比得尊嫂生得十全?”

鐵生道:“據小弟看來,不相上下,只是一件,你我各守著自己的,亦無別味。我們彼此更換一用,交收其美,心下何如?”

此一句話正中胡生深機,假意答道:“拙妻陋質,雖蒙獎賞,小弟自揣,怎敢有犯尊嫂?這個于理不當。”

鐵生笑道:“我們醉後遁浪至此,可謂忘形之極,”

彼此大笑而散。

鐵生進來,帶醉看了狄氏,擡她下巴道:“我意欲把你與胡家的兌用一下如何?”

狄氏假意罵道:“癡烏龜,你是好人家兒女。要偷別人的老婆,倒舍著自己妻子身體,虧你不羞,說得出來,”

鐵生道:“總是通家相好的,彼此便宜何妨?”

狄氏道:“我在裏頭幫襯你湊趣使得,要我做此事,我卻不肯。”

鐵生道:“我也是取笑的說話,難道我真個舍得你不成?我只是要勾著他罷了。”

狄氏道:“此事性急不得,你只要捧哄得胡生快活,他未必不象你一般見識,不舍得妻子也不見得。”

鐵生摟著狄氏道:“我那賢惠的娘子,說得有理。”

一同狄氏進房睡了不題。

卻說狄氏雖有了胡生的心,只爲鐵生性子不好,忖道:“他因一時思量勾搭門氏,高興中有此癡話。萬一做下了事被他知道了,後邊有些嫌忌起來,礙手礙腳,到底是不妙。何如只是用些計較,瞞著他做,安安穩穩,快樂不得?”

心中真計己定了。一日,胡生又到鐵生家飲酒,此日只他兩人,並無外客。

狄氏在簾內往往來來示意胡生。胡生心照了,留量不十分吃酒,卻把大碗勸鐵生,哄他道:“小弟一向蒙兄長之愛,過于骨肉。兄長俯念拙妻,拙妻也仰慕兄長。小弟乘間說說他,已有幾分肯了。只要兄看顧小弟,先做百來個妓者東道請了我,便與兄長圖成此事。”

鐵生道:“得兄長肯賜周全,一千個東道也做。”

鐵生見說得快活,放開了量大碗進酒,胡生只把肉麻話哄他吃酒,不多時爛醉了。

胡生只做扶鐵生進簾內來,狄氏正在簾邊,她一向不避忌的,就來接手摻扶,鐵生己自一些不知,胡生把嘴唇向狄氏臉上做要親的模樣,狄氏就把腳尖兒勾他的腳,聲咳使婢豔雪、卿雲兩人來扶了家主進去。

剛剩得胡生、狄氏在簾內,胡生便抱住不放,狄氏也轉身來回抱,胡生一手在前探捏酥胸,另一手向後撫摸隆臀。

狄氏也盡把那騷處往胡生的硬處厮磨。

胡生就求歡道:“渴慕極矣,今日得諧天上之樂,叁生之緣也。”

狄氏道:“妾久有意,不必多言。”

說罷悉悉索索褪下褲來,就在堂中椅上坐了,翹起雙腳,露出那潤滋滋的騷穴兒,

媚目斜睨,不勝誘惑。

胡生也急急取出硬物,望住那白皮紅肉的洞穴“滋”的一下盡根塞入。

那狄氏“喔”地一聲,粉腿高擡,任胡生雲雨起來。

可笑鐵生心貪胡妻,反被胡生先淫了妻子。

胡生風流在行,放出手段,盡意舞弄。狄氏歡喜無盡,叮囑胡生:“不可泄漏,”

胡生道:“多謝尊嫂不棄小生,賜與歡會。卻是尊兄與我作伴多時,就知道了也不妨礙。”

狄氏道:“拙夫因貪,故有此話。雖是好色心重,卻是性剛心直,不可惹他,只好用計賺他,私圖快活,方爲長便。”

胡生道:“如何用計?”狄氏道:“他是個酒色中人。你訪得有甚幺名妓,牽他去吃酒媒宿,等他不歸來,我與你就好通宵取樂了。”

胡生道:“這見識極有理,他方才欲勾引我妻,許我妓館中一百個東道,我就借此機會,叫一兩個好妓看絆住了他,不怕他不留戀。

是怎得許多纏頭之費供給他?”

狄氏道:“這個多在我身上。”

胡生道:“看得尊嫂如此留心,小生拼盡著性命陪尊嫂取樂。”

兩個計議定了,各自散去。

原來胡家貧,鐵家富,所以鐵生把酒食結識胡生,胡生一面奉承,怎知反著其手?

鐵生家道雖富,因爲花酒色事費得多,把祖上的産業,逐漸費掉了。

又遇狄氏搭上了胡生,終日供應他出外取樂,狄氏自與胡生歡會。

狄氏喜歡過甚,毫不吝惜,只乘著鐵生急色,就與胡生內外捧哄他,把産業販賣。

狄氏又把價錢藏起些,私下奉養胡生。

胡生訪得有名妓就引著鐵生去風流快活,置酒留連,日夜不歸。

狄氏又將平日所藏之物,時時寄些與丈夫,爲酒食稿賞之助,只要他不歸來,便與胡生暢情作樂。

鐵生道是妻賢不妒,越加放肆,自謂得意,有兩日歸來,狄氏見了千歡萬喜,毫無嗔妒之意,鐵生感激不勝,夢裏也道妻子是個好人。

有一日,正安排了酒果要與胡生享用,恰遇鐵生歸來,見了說道:“爲何置酒?”

狄氏道:“曉得你今日歸來,恐怕寂寞,故設此等待,己著人去邀胡生來陪你。”

鐵生道:“知我心者,我妻也。”

片刻,胡生果來,鐵生又與盡歡,商量的只是妓院門中說話,有時醉了,又挑著門氏的話。

胡生道:“你如今有此等名姬相交,何必還顧此槽糠之質?果然不嫌醜陋,到底設法上你手罷了。”

鐵生感謝不盡,卻是口裏雖如此說,終日被胡生哄到妓家醉夢不醒,弄得他眼花撩亂,也那有闊日子去與門氏做綽趣工夫?

胡生與狄氏卻打得火一般熱,一夜也間不的。

礙著鐵生在家,不甚方便,胡生又有一個吃酒易醉的方,私下傳授狄氏做下了酒,不上十來杯,便大醉軟攤,只思睡去。

自有了此方,鐵生就是在家,或與狄氏或與胡生吃不多幾杯,己自頹然在旁。

胡生就出來與狄氏換了酒,終夕笑語淫戲,鐵生竟是不覺得。

有一次歸來時,撞著胡生狄氏正在歡飲,胡生慌忙走避,杯盤狼藉,收拾不迭。

鐵生問起,狄氏只說是某親眷到來留著吃飯,怕你來強酒,逃去了。

鐵生便就不問,只因前日狄氏說了不肯交兌的話,信以爲實,道是個心性貞潔的人。

那胡生又狎呢奉承,惟恐不及,終日陪嫖妓,陪吃酒的,一發那裏疑心著?

況且兩個有心人算一個無心人,使婢又做了手腳,便有些小形迹,都遮飾過了。

到底外認胡生爲良朋,內認狄氏爲賢妻,迷而不悟。

鐵生終日耽于酒色,如醉如夢,過了日子,不覺身子淘出病來,起床不得,眠臥在家。胡生自覺有些不便,不敢往來。

狄氏通知他道:“丈夫是不起床的,亦且使婢已買通,只管放心來,自不妨事。”

胡生得了這個消息,竟自別無顧忌,出入自擅,慣了腳步,不覺忘懷了,錯在床面前走過。

鐵生忽然看見了,怪問起來道:“胡生如何在裏頭走出來?”

狄氏與兩個使婢同聲道:“自不曾見人走過,那裏甚幺胡生?”

鐵生道:“適才所見,分明是胡生,你們又說沒甚人走過,難道病眼模糊,見了鬼了?”

狄氏道:“非是見鬼。你心裏終日想其妻子,想得極了,故精神恍倔,開眼見他,是個眼花。”

次日,胡生知道了這話,說道:“雖然一時扯謊,哄了他,他病好了,必然靜想得著,豈不疑心?他既認是鬼,我有道理。真個把鬼來與他看看。等他信實是眼花了,以免日後之疑。”

狄氏笑道:“又來調喉,那裏得有個鬼?”

胡生道:“我今夜宿在你家後房,落得與你歡樂,明日我妝做一個鬼,走了出去,卻不是一舉兩得。”

果然是夜狄氏安頓胡生在後房,卻叫兩個使婢在床前相伴家主,自推不耐煩伏侍,圖在別床安寢,撇了鐵生徑與胡生睡了一晚。

明日打聽得鐵生睡起朦胧,胡生把些青靛塗了面孔,將鬓發染紅了,用綿裹了兩腳要走得無聲,故意在鐵生面前直沖而出。

鐵生病虛的人,一見大驚,喊道:“有鬼,有鬼,”

忙把被遮了頭,只是顫。

狄氏急忙來問道:“爲何大驚小怪?”

鐵生哭道:“我說昨日是鬼,今日果然見鬼了。此病凶多吉少,急急請個師巫,替我排解則個。”

自此一驚,病勢漸重,狄氏也有些過意不去,只得去訪求法師。

其時百裏裏有一個了臥禅師,號虛谷,鐵生以禮請至,建法壇以祈佛力保佑。

是日臥師入定,過時不起,至黃昏始醒。

問鐵生道:“你上代有個繡衣公幺?”

鐵生道:“就是吾家公公。”

臥師又問道:“你朋友中,有個胡生嗎?”

鐵生道:“是吾好友。”

狄氏見說著胡生,有些心病,也來側耳聽著。

臥師道:“適間所見甚奇。”

狄氏聽見大驚,靜默不做理會處。

鐵生也只道胡生誘他嫖蕩,故公公訴他,也還不知狄氏有這些緣故。

但見說可以不死,是有命的把心放寬了,病體撼動了好些,反是狄氏替胡生耽憂,害出心病來。

不多幾時,鐵生全愈,胡生腰病起來。旬月之內,疾病大發。

醫者道:“是酒色過度,水竭無救。”

鐵生日日直進臥內問病,一向通家,也不避忌。

門氏在他床邊伏侍,遮遮掩掩,見鐵生日常周濟他家的,心中帶些感激,漸漸交通說話,眉來眼去。

那門氏雖不及狄氏之放浪,然鐵生思慕已久,得此機會,自然伺機動作。

一日午後,鐵生前往探望,其時胡生小睡半眠,而門氏方入廚房煎藥。

遂尾隨而至,放膽自門氏身後攬抱,兩手直索雙乳,摸捏不放,那門氏微微掙紮,卻不出聲喝止,鐵生得前思後,放開酥胸,撩起裙擺,褪去內褲,只見玉臀渾圓,雙腿夾住兩瓣嫩肉。

門氏不勝嬌羞,意欲伸手向後扭擰,被鐵生推個不穩,只好雙手扶住竈台,任鐵生取出硬物自後插入那漲蔔蔔的肉縫花芯,抽送不休。

未幾,門氏情不自禁吟哼,那淫聲擾醒胡生,知是嬌妻與鐵生白晝宣淫雲雨正濃。

自忖:自己已開先河,若非臥病不起又如何,索閉目啞忍了。

鐵生背了胡生眼後,搭上了門氏,從來一點心願,賠了妻子多時,至此方才勾帳。

門氏與鐵生成了此事,也似狄氏與胡生起初一般的如膠似漆,曉得胡生命在旦夕,到底沒有好的日子了,兩入恩山義海要做到頭夫妻。

鐵生對門氏道:“我妻甚賢,前日尚讓我接你來,幫襯我成好事。而今看得娶你同去相處,是絕妙的了。

門氏冷笑了一聲道:“如此肯幫襯人,所以自家也會幫襯。”

鐵生道:“他如何自家幫襯?”

門氏道:“他與我丈夫往來己久,晚間時常不在我家裏睡。但看你出外,就到你家去了。你難道一些不知?”

鐵生方才如夢初覺,如醉方醒,曉得胡生騙著他,所以臥師入定,先祖有此訴。

今日得門氏上手,也是果報。對門氏道:“我前日眼裏親看見,卻被他們把鬼話遮掩了。今日若非娘子說出,道底被他兩人瞞過。”

門氏道:“切不可到你家說破,怕你家的怪我。”

鐵生道:“我既有了你,可以釋恨。況且你丈夫將危了,我還家去張揚做甚幺?”

悄俏別了門氏回家裏來,且自隱忍不言。

不兩日,胡生死了,鐵生吊罷歸家,狄氏念著舊清,心中哀病,不覺掉下淚來。

鐵生此時有心看入的了,有甚幺看不出?冷笑道:“此淚從何而來?”

狄氏一時無言。鐵生道:“我己盡知,不必瞞了。”

狄氏紫漲了面皮,強口道:“是你相好往來的死了,不覺感歎墮淚,有甚知不知?瞞不瞞?”

鐵生道:“不必口強,我在外面宿時,他何曾在自家家裏宿?你何曾獨自宿了?我前日病時親眼看見的,又是何人?還是你相好往來的死了,故此感歎墮淚。”

狄氏見說著真話,不敢分辯,默默不樂。又且想念胡生,合眼就見他平日模樣,慌慌成病,飲食不進而死。

死後半年,鐵生央煤把門氏娶了過來,做了續弦。

鐵生與門氏甚是相得,心中想著臥師所言禍福之報,好生警悟,對門氏道:

“我只因見你姿色,起了邪心,卻被胡生先淫媾了妻子。這是我的花報。胡生與吾妻子背了我淫穢,今日卻一時身死。你歸于我,這卻是他們的花報。此可爲妄想邪淫之戒,先前臥師入定轉來,己說破了。我如今悔心己起,家業雖破,還好收拾支撐,我與你安分守己,過日罷了。”

鐵生禮拜臥師爲師父,受了五戒,戒了外出邪淫,也再不放門氏出去遊蕩了。

- 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