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久久se精品一区二区影院我与舅妈惠茹的故事

精彩内容:

蓮蓬頭的熱水在惠茹新鮮雪白的身上流了下去。而惠茹這有如琢磨過的身材留有適當的脂肪,淋浴的水被彈了回來只留下了少許的水珠。苗條的裸體每一部份都那樣的光滑、細致。是因爲腰的位置高,兩條腿修長的關系,所以身材顯得那樣的凹凸有致。乳房雖不大但卻有漂亮的形狀。而二十七歲的美妙身材自從和王玮結婚的一年多以前,開始有了圓潤和柔軟的變化。

  丈夫王玮是在一家電腦公司裏擔任營業部經理,把惠茹一個人留在內湖的別墅裏,一個人去美國洛杉矶工作。因爲洛杉矶分公司的業績不佳,所以被派去督導。惠茹原本也想隨丈夫一起去的,可是丈夫說:「又不是很長久的事,大約半年就會回來。當然有妳在身邊會方便許多,可是妳又有工作,就讓我弟弟王鈞常常來當妳的保镖吧!」惠茹聽丈夫這樣說,且又加上在國外生活的不方便及不安感,所以決定留在國內。

  惠茹的工作表面上是所謂的伴遊小姐,但實際上卻是收錢和陌生的男人睡覺。不過惠茹的客人大多都是財政界的名流紳士,完全不會有暴力、或者傷害到她身體的粗暴男人。因此,惠茹就可以安心放心的和他們做愛。可是高齡的客人卻反而會使惠茹的身體留下情欲無法滿足的痛苦。

  今天晚上也完成了就是打死也不能告訴丈夫的工作,惠茹回到家後立刻淋浴,但身體裏卻好像發燒一樣的充滿騷癢感。而在惠茹柔軟雪白左大腿內側,還留有年老客人所留下的血紅色吻痕。

  「討厭……」惠茹皺起眉頭說道,並用蓮蓬頭把熱水噴在那血紅色的吻痕上,企圖淡化吻痕的色澤。惠茹彎下雪白柔軟的上身,用左手剝開貼在恥丘上那濕淋淋的陰毛,努力的尋找是否還有其它的吻痕烙印在上。而二片少許帶著暗色的內陰唇已經充血,有如綻放的花瓣由內向外翻轉,而惠茹的手指不經意的摸到這裏時卻突然産生了強烈的熱感。

  「啊……啊……唔……嗯……」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內陰唇。惠茹已經忘記淋浴而沈迷在一時沖動的手淫世界裏。惠茹用左手拿起蓮蓬頭,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經充血的內陰唇用力的揉搓著。快感的火焰從腰部到達了後背,然後沖向腦門。惠茹站在那兒咬緊牙關忍受著即將爆炸的快感。惠茹已經忘記一切,一面發出快感的呻吟聲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間所帶來的另一種高潮。

  惠茹在單身時代從來沒有手淫的經驗。可是自從和王玮結婚以後也偶爾要靠手淫來解決自己的欲火。已經超過四十五歲的王玮,性能力不是很強,所以惠茹有時不得不用手淫來彌補王玮性能力的缺失。可是今晚身體的騷癢感卻是年老客人所留下的後遺症。

  這個老人的名字叫林敏雄。根據介紹客人給惠茹的淑錦說,他是南北證券公司的總裁,不過他只有靠眼睛和舌頭享受惠茹的年輕肉體。

  「人老了以後,不用插入也可以得到滿足感。只要用眼睛看和用舌頭舔舐就足夠了,尤其是像妳這樣有漂亮臉孔及美妙身材的年輕太太……」林敏雄一面說一面在惠茹身上的每一個地方用舌頭來回輕輕的舔舐著。

  林敏雄舔遍了惠茹的腋窩、肚子、大腿根及腳掌。而這種騷癢的感覺使惠茹幾乎要發出呻吟聲,但是在這種騷癢感的背後卻隱藏著異常的快感。惠茹只好輕輕咬住自己的手臂,忍耐著不要發出呻吟聲。

  「妳丈夫常用的女人性器官,我也要仔仔細細的看一看……」年齡超過六十歲的林敏雄,把惠茹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的極限,而瘦骨如材的身體也卷曲在惠茹的雙腿之間。林敏雄看完惠茹已經流出淫液的小穴後,用舌頭來回輕輕的舔舐著並仔細的形容惠茹充滿淫液的小穴。

  林敏雄具經驗的說:「妳是個極性感的美麗女人,但妳的小穴卻和一般女人沒有兩樣。本來我想像會是很文雅的景像,但妳的小穴已經張開,內陰唇也翻轉了出來,可見妳也是很一個很好色的女人」

  惠茹也很奇怪,不知爲何聽了林敏雄這樣說後會有如此強烈的感覺。

  「噢……妳開始濕潤了……到達高潮了嗎……」林敏雄不斷的用舌頭及手指在惠茹那充滿淫液的小穴上來回舔舐及抽送著。而不知何時,惠茹的確流出了大量的密汁而忘情的扭動著臀部,以配合林敏雄的舔舐及抽送。



  林敏雄說過的每一句話,使惠茹在這一夜裏點燃官能之火。林敏雄很快的發現惠茹性感部位的變化,一面形容一面更加快速的舔舐著。「裏面的密汁發出了亮麗的光澤……味道也越來越強了……」林敏雄有如強力吸水器一般,拼命的用舌尖撈起在惠茹性感部位所湧出的蜜汁。

  惠如雖然心裏想著不要有高潮,但是臀部還是不由己的拼命扭動著,並從鼻孔冒出了淫蕩的哼聲。

  看著惠茹這樣的淫蕩,林敏雄忍不住的說道:「我不過只用舌頭舔舐著妳的花唇,妳就開始扭動著臀部來配合,大概是妳的丈夫不能使妳得到滿足,所以妳才會這樣的出賣身體吧!而關于妳的事情我已經聽說過了,妳是個年輕又性感的有夫之婦,爲了得到滿足而出賣肉體的女人。可是卻沒想到妳是這樣極性感的尤物。」林敏雄一面說著一面活動著舌頭,並找到了在充滿蜜汁的肉縫上端那個有如小拇指的肉芽含在嘴裏吸吮著。

  惠茹並不把林敏雄的話放在心裏,只是瘋狂的呻吟:「嗯……啊……喔……」就在林敏雄那靈活舌頭的挑逗之下,惠如達到了高潮,並流出了大量的蜜汁。

  「我知道妳剛才已經泄精了,因爲感覺到有大量粘粘又溫熱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嘴裏……」林敏雄一面調戲著惠茹之外,更用叁根手指插入惠茹的肉洞裏。

  「啊……嗯……舒服……用力……啊……嗯……」惠茹瘋狂的拼命扭動著臀部來配合林敏雄更深的插入。但是,老人的前戲是永無止境的。

  現在,惠茹在家裏的浴室裏,想用自己的手指來熄滅肉體的欲火。惠茹找到了被林敏雄吸吮過的肉芽後,開始用指尖摩擦已膨脹的肉芽。但是惠茹仍覺得不夠過瘾,改用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縫裏,並開始來回的抽送著。此時的惠茹已經完全的沈醉在手淫的世界裏。

  「嗯……啊……」從自己嘴裏發出的呻吟聲使惠茹就快要達到高潮了。但就在這時候,浴室的玻璃門外卻傳出了巨大的聲響。惠茹警覺的拔出了手指並回頭望著充滿霧氣的玻璃門問到:「……誰……是誰……」

  那團黑影子回答:「大嫂,是我啦!」這個人是丈夫王玮的弟弟王鈞。丈夫要去洛杉矶之前曾要王鈞來當保镖,所以王鈞常常來這兒。

  惠茹知道是這個人是王鈞後,多少有點放心。

  王鈞隔著充滿霧氣的玻璃門說:「大嫂,嚇著妳了,我不小心碰倒了脫衣服的籃子,對不起。我現在要去客廳喝酒了。」說完後,玻璃門外王鈞的身影消失了。

  惠茹趕緊沖洗自己粘粘的手指,擔心自己手淫的樣子是否被王鈞瞧見了,臉色也不自主的紅潤起來。惠茹擦乾身體穿著粉紅色絲質睡衣走走出浴室並解開束在腦後的長發,准備穿上內褲時卻發現放在脫衣籃內准備換穿的黑色T字褲不見了。



  在貿易公司工作的王鈞是很正直的男人,不太像是會對女人叁角褲有興趣的男人,但有時也會一時的著魔。在淋浴前放在脫衣籃內准備換穿的黑色T字褲卻突然不見了,這使惠如感到緊張了。惠茹心想一定是王鈞拿了她的黑色T字褲,也來不及在睡衣下穿上黑色內衣,就沖到了客廳要找王鈞拿回她的黑色T字褲。

  這時的王鈞正坐在客廳柔軟的沙發上,松開領帶,任意的從酒櫃裏拿出了威士忌,慢慢的品嚐著。

  惠茹系緊了睡衣的腰帶,向正在喝酒的王鈞走過去:「把叁角褲還給我,我做夢也沒想到你竟會做出偷叁角褲的這種事情來!」惠茹氣憤的對王鈞說著。

  王鈞把拿在手上的高腳杯放在桌上,臉上露出了傲慢的笑容,並從西裝口袋裏拿出了那件黑色T字褲在惠茹的面前輕輕的搖動著。

  「大嫂所說的叁角褲是這個嗎?」王鈞傲慢的說著。

  「沒錯,就是這件個,趕快還給我!」惠茹憤怒的說著。

  「當然可以還你,但是有條件。」

  惠茹憤怒的反問王鈞:「你說,要什幺條件?」

  王鈞淫笑的說著:「只要大嫂把身體讓給我,我就可以把這件極性感迷人的T字褲還給妳。而且,手淫那種事,只會讓自己更加的難過。」

  惠茹的臉紅到了耳根,不知該說什幺話,果然王鈞是發現了自己在浴室裏的行爲。

  此時王鈞又拿起了那件黑色T字褲搖動著對惠茹說:「大嫂,我會讓妳痛快的飛上天。」

  聽了王鈞這樣說,惠茹的臉龐更爲火熱,只能看著那件搖動的黑色T字褲,一時間卻不知該說什幺。

  王鈞逮住了機會以威脅的口吻告訴惠茹:「況且……況且……大嫂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喔!」

  「我……我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惠茹一面後退一面瞪著靠過來的王鈞,但惠茹的聲音已經緊張的有一點沙啞了。惠茹在刹那間想到,莫非是自己瞞著丈夫出賣肉體的工作被王鈞發現了?

  「我知道大嫂有男人,今晚我就在旅館看到大嫂和一位六十多歲的白發商界名人一同乘電梯進入客房。」王鈞一面說著一面靠近惠茹並伸手去拉扯惠茹絲質睡衣的腰帶。

  惠茹有一點膽怯,可是從王鈞的話來推測,他大概還不知道惠茹出賣肉體的事實,他所看到的大概只是單純的外遇吧!惠茹在心裏這幺想著。

  而就在睡衣腰帶被解開的同時,王鈞抱緊了惠茹說道:「我不會把大嫂的秘密說出來,所以大嫂也不必把這件事告訴大哥。」

  就在惠茹想說話時,她的櫻桃小口卻已經被王鈞的嘴封住了。王鈞一面吸吮著惠茹那柔軟的舌頭一面伸手去解除穿在惠茹身上的那件粉紅色絲質睡衣。就在睡衣即將滑落于地上的同時,惠茹想說「不要」這二字,但卻遲遲的說不出口,也許在惠茹的心中早就産生了接受王鈞的要求之意念。

  睡衣終于滑落在地上了,此時的惠茹也只能一絲不挂的站在原地任由王鈞的舌頭在其胸部上來回恣意的遊走。被吸吮和輕輕用牙齒咬的快感使惠茹感到困惑,但也不知何時,惠茹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抱住了王鈞。王鈞的嘴離開了惠茹的乳房後,起身將赤裸的惠茹輕輕抱起。

  「你……你……抱著我要去那兒?」惠茹惶恐的問著。

  「當然是要去臥房啊!在大嫂和哥哥經常辦事的床上,我要使大嫂高興。」王鈞淫笑的說著。

  王鈞抱著惠茹走了過去,用腳粗魯的踢開了房門,把惠茹輕輕的放在床上。



  王鈞把雙人床上的棉被掀開,讓赤裸的惠茹睡在上面,自己也迅速的脫下上衣並卷曲的縮在惠茹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著惠茹的乳頭。此時的惠茹早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微微的扭動著身體並從鼻子發出了甜美的哼聲。

  王鈞的雙手在惠茹那有如柳樹般的細腰和豐滿的臀部上來回撫摸著,並說道:「大嫂的身體真美,每個部份有如雕琢過的玉石一樣,那幺的光滑細致,陰毛也長得這樣的可愛……和璇霓的裸體不同的是,大嫂的雪白肉體幾乎耀眼。」

  王鈞在乳房的四周用舌尖輕輕的舔舐著,並用右手撥開了惠茹的陰毛,同時也打開了床頭櫃上的枱燈。

  「不要……害羞死啦……」當床上形成和白天一樣的明亮時,惠茹不由得擡起右小臂蓋在自己的臉上。不過聽到了王鈞拿自己與他那25歲的妻子璇霓相比較,說自己比璇霓更美的話後,惠茹變得更大膽,原本夾緊的雙腿,也主動的慢慢分開了。想到在燈光下一切都被王鈞看的一清二楚而産生的羞恥感,反而使惠茹溢出了更大量的蜜汁。

  「喲……妳的小穴濕了,流出來的蜜汁還閃閃發光著,原來大嫂是這樣好色的女人!……」王鈞一面說著一面把惠茹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的極限,並同時把臉部埋進惠茹的雙腿間。肉縫上的小肉芽也因爲王鈞強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動著。

  「……唔……啊……王鈞……不要這樣……我……我會受不了的……啊啊……嗯……喔……」惠茹發出了有如野獸般的哼聲說著。

  惠茹的肉芽被王鈞的舌頭舔舐時,強烈的快感卻像漣漪般的擴散到全身,惠茹在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

  「……啊……嗯……把……把手指插……插進來吧……」惠茹忍不住的扭動著臀部並且說出了這樣淫穢的話語。

  「……好吧……既然大嫂這樣的要求……我就把手指插進去吧……」王鈞興奮的說著並將食指與中指緩緩的插入了惠茹那早已泛濫成災的小穴裏。而惠茹的小穴也很輕易的將王鈞的手指吸了進去。

  受到了王鈞手指的恣意抽送,惠茹的臀部也忍不住的瘋狂扭動著,以配合王鈞更深的插入,而苗條的上半身也因爲極度的快感而微微的向後挺去著。



  王鈞把插在惠茹小穴裏的手指用力旋轉並用嘲笑的口吻說道:「大嫂,小穴內已經春水泛濫……原來大嫂是這樣的好色啊……」

  惠茹將右手蓋在臉上,左手抓住床單,拼命的扭動身體說道:「……啊……啊啊……不……不要說了……啊……我快要高……高潮了……啊……」

  每當王鈞的手指恣意的在惠茹的小穴抽插時,從自己身上流出的水聲也間接的增加了惠茹的興奮度。

  王鈞的舌尖繼續在惠茹敏感的肉芽上舔舐,一面吸吮一面說著:「大嫂……快泄出來吧……讓我品嚐妳那比威士忌更甘醇的蜜汁吧……」

  惠茹喘息的說著:「……不要……我不要因爲……因爲手指的抽插……而……而達到高潮……」

  惠茹身上的欲火是必須靠男人的那話兒來抽插,才能熄滅的。而此時的王鈞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對惠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王鈞一面加重手指抽插的力道與速度一面故意的問著:「大嫂不想靠手指泄出來,那要我怎幺辦呢……」說完後,王鈞便故意的拔出了插在惠茹小穴裏的手指。

  當王鈞把手指拔出時,惠茹竟然像餓虎撲羊似的擡起臀部努力的追逐著王鈞的手指,所表現的行爲竟是那樣的饑渴與貪婪。

  只見王鈞淫笑的說著:「大嫂……妳就像剛才在浴室那樣子……自己手淫給我看吧……況且……璇霓也已經自己手淫給我看過了……」

  惠茹驚訝的問道:「璇霓……也在你面前自己手淫過嗎……」

  王鈞正聲的說道:「當然啦……如果不手淫給我看,我是不會把那硬梆梆的的家夥塞進去的。所以,大嫂妳也要自己手淫給我看……」王鈞不等惠茹的回答就半強迫的抓住惠茹蓋在臉上的右手放在自己剛剛插入的桃源洞口外。

  惠茹有一點顫抖的說著:「……只要……只要我手淫給你看……就會給我硬梆梆的家夥嗎……」

  王鈞並不回答,只是伸手去解開自己西裝褲的腰帶。

  惠茹心想:只要手淫給王鈞看,他就會把硬梆梆的家夥插入那騷癢的小穴裏,惠茹迷亂了。因爲有一半是自己自暴自棄的心裏作祟,而另一半則是爲了讓王鈞看到自己淫蕩的行爲而産生的快感。這是沒有讓丈夫看過的行爲,可是現在弄給王鈞看竟會産生如此異常的興奮。惠茹真的陷入了無可自拔的深淵裏。



  惠茹的食指和中指緩緩的插入了那早已春水泛濫的小穴內,並開始慢慢的抽送著,而大拇指也完全的壓迫在那早已充血的肉芽上。而這種帶有麻痹的快感使惠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臀部也不斷的瘋狂扭動著。

  「……啊……嗯……喔……」惠茹不斷的呻吟著。

  這時的王鈞也脫光了身上的衣物,靜靜的欣賞著惠茹用雪白的手指玩弄著自己小穴的景色。

  已經脫光衣物的王鈞,也故意搖動著那根早已布滿青筋的大家夥,走到惠茹的面前,以嘲笑的口吻說著:「……喲!大嫂可真是淫蕩啊……蜜汁流了這樣多……大嫂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大嫂的手指不要深深的插入嗎?……那會使妳更舒服的……」

  惠茹像嬰兒撒嬌一樣擡起扭動的臀部喘息的說:「……我……我不要自己的手指……我要你的……」

  王鈞故意向後退並淫笑的說著:「……大嫂……妳想要我的什幺東西呢……」

  惠茹將身體用力擡起變成跪姿並追著抱緊王鈞的臀部,並用羞澀的口吻說道:「……我……我要你的大家夥……」然後張開紅唇把王鈞的龜頭含入了嘴裏,並開始輕柔的上下套弄著王鈞的大家夥。

  而被惠茹含進嘴裏並用軟綿綿的舌頭纏繞時,王鈞忍不住的發出了哼聲。

  惠茹那彎曲雪白的身體有如小白兔一般的,繼續把王鈞的大家夥含在嘴裏吸吮著。也顧不得頭發的散亂,惠茹拼命的搖動頭部,讓王鈞的大家夥在自己的小嘴裏淺出深入。當深深的吞入大家夥並用嘴唇夾緊時,惠茹能感受到王鈞的大家夥在自己嘴裏微微的脈動著,而這種感覺卻使得惠茹更加的興奮,因爲惠茹也知道自己的舌頭給王鈞帶來了更深的陶醉感。而大家夥也逐漸的在惠茹的口中增加了體積與硬度。惠茹將龜頭再次含入口中並用舌尖在其周圍來回的輕輕舔舐著,同時也用力的吸吮從馬口溢出來的透明潤滑液體,而這股透明的潤滑液體也被惠茹以那靈活的舌尖輕輕的牽出了一條閃亮的透明絲線。

  王鈞在也受不了,伸手推倒跪在床上的惠茹,有如鋼鐵一般的大家夥也對准著惠茹那早已春水泛濫的桃源洞口,而惠茹也擡高雙腿准備迎接大家夥的沖擊。此時的惠茹彷佛變成了需要更多快感與高潮才能滿足自己的狂野女奴。

  王鈞用龜頭在惠茹突起的肉芽上輕輕的摩擦著,而這個舉動卻使惠茹的身體裏不斷地湧出像漣漪般的騷癢感。惠茹在也受不了這猶如萬蟻鑽心的騷癢感,舉起雙手朝王鈞的臀部猛力一按,「噗吱」的一聲,王鈞那有如鐵棒般的大家夥已完全的插入了惠茹的小穴內。

  瞬時間,沈悶在身體內的欲火,也被王鈞的大家夥完完全全的給打通了,而包圍在全身的卻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感與興奮。惠茹不敢閉上雙眼來享受王鈞所帶來的沖擊,因爲閉上雙眼讓她彷佛覺得像是要墜入黑暗的地獄一般那樣的空虛和寂寞。所以,惠茹甯可睜開眼睛來享受王鈞所帶來的一波接一波的強烈沖擊。

  王鈞恣意且快速的抽插著,惠茹拼命的扭動臀部來配合,雙方妳來我往,互不相讓。刹時間裏,整個房間內充滿了喘息的呻吟聲及腐敗的味道,惠茹一次接一次的泄出大量的蜜汁。

  也許是惠茹淫心大動的原因,也或許是王鈞技巧高超的因素吧!王鈞像是勝利的鬥牛士一般,早已征服了惠茹這一頭驕傲難馴的狂牛。王鈞一次接一次的深入,一次接一次的挺進,使得惠茹早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與滿足。

  應該說是極度興奮的原因吧!王鈞在也忍不住的將大量溫熱的精液射進了惠茹的小嘴內,而惠茹卻絲毫的不敢浪費這寶貴的玉液瓊漿,全數的將它吞進肚裏,並用舌頭仔細的清除殘留在肉棒上的精液。

  在休息片刻後,王鈞穿好衣服並帶著勝利的笑容離開了惠茹。整個偌大的房間裏,只留下了赤裸的惠茹及飄散在空中的腐敗氣味……

久久se精品一区二区影院